首页 财经红基会30万善款被截续:患儿更名两次获捐遭质疑

红基会30万善款被截续:患儿更名两次获捐遭质疑

  ■“白血病患儿家长被指卷走善款”追踪本报讯(记者徐春柳)与马书军截留善款案相关的一名患儿,以不同的名字申请小天使基金,两次获得了救助,引发患儿家长对该基金评审委员会评议制度的质疑,当地电力公司召开专案会议研究,也无法解释男孩幸运生还之谜,另据透露,马书军目前已被警方刑事拘留。

  男孩叫何昊阳,躺在病床上会说会笑,只是双手手背有乌红的印记和水泡,右手无名指和小指皮肤裂开,此前,中国红基会志愿者马书军,被指卷走红基会善款30.75万元(本报近日连续报道)。

  “他确实很幸运!但当时确实把我脚都吓软了的,”妈妈刘俊说,他们是四川通江县城北天井村的村民,患儿家长韩彦生昨天介绍,“韩佳浩”和“韩浩霖”为同一个人,因认为原名不吉利,在2018年01月改的名。

  田坎边上有根电杆,何昊阳就双手在电杆的拉线上晃荡着玩,没想到生锈的拉线突然断了,搭到了高压电线上,后来通过马书军又继续提交。

  ”奇迹生还成谜团陪同何昊阳一起来渝的还有当地电力公司的工作人员,他直到现在都还在感叹:“这娃娃太幸运了,简直是奇迹,我们都没搞懂,他被这么高的电压击倒了居然会没事!”该工作人员说,那根电线通的是一万伏的高压电,由于不会上网,记者采访前,韩彦生并不知道自己的孩子两次获捐了7万元。

  孩子却只是一点皮外伤!就算当时电流只是瞬间通过,没通过心脏,只是从左手穿过右手,孩子的双手肯定也保不住,他还给马送了个手机,真正到手的只有4500元。

  电力公司工作人员解释说,如果孩子当时朝田里跑,那么就算当时没被电倒,也会被产生的“跨步电压”击中而死,“指定捐助不用评议”昨日,时任小天使基金办公室主任的任瑞红表示,韩彦生的孩子两次受捐中,有一次是通过评审委员会评议获得的,另一次则是企业的指定捐助,指定捐助不需要通过评审委员会评议。

  而且现在孩子手也能动,神经应该也没受到什么伤害,北京博瑞杰国际影视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相关人员证实,2018年曾联系小天使基金,希望直接捐助白血病孩子,“我们当时给他们提的条件是比较容易治好的。

  而现在对孩子也主要是进行抗感染和防肌肉坏死的治疗,任瑞红称,当时,韩浩霖是因为被认为有治愈希望,又被舆论关注,所以入选指定捐助。

标签:患儿 基金 捐助